0017 乖徒儿,我做的对吗?(1 / 2)

加入书签

修行日久,张鼎天静极思动,抬头仰望,却不是苍天,而是苍天之上十二周天构成的凤凰图。

</p>

这便是他的天命。

</p>

他忽然开始怀念,怀念藤条的握感。

</p>

身形一转,他已经是出现在伏虎山,可以看得到在伏虎山的小竹屋中,弓长莫急正一手拿着真龙帝经,一手撑着头,嘴角流下了几滴不争气的口水。

</p>

张鼎天不过刚刚出现,赵忠贤便是自顾自地前往小竹屋后面,准备去寻几根藤条来。

</p>

张鼎天昂首挺胸,大步寰宇,踏入竹屋,弓长莫急似乎是被惊动了,察觉到了一丝不平凡的气息,“哎呀,我真是看书看得太刻苦了,都累的睡着了。”

</p>

回头一看,张鼎天不就正在背后,“呀,师父,你怎么来了?”

</p>

张鼎天扫了一眼弓长莫急的修为,炼气三层巅峰,也算是不错了。

</p>

只是,这样好像没有理由动手了。

</p>

他曾经告诉过弓长莫急,弓长莫急最多只能修行《真龙帝经》修行到炼气三层,若是再高,就得走火入魔。

</p>

其中原因,便是因为弓长莫急虽然没有帝血,但是毕竟是张鼎天的儿子,体质依旧比常人要强上许多。

一秒记住

</p>

如同郭啸,没有真武神体之前,妄图修行帝经,那就是修一次走火入魔一次。

</p>

李青山走火入魔不死,那是因为他是防御强大的真武神体啊,郭啸走火入魔,估计就得当场去世了。

</p>

“最近这段时间,倒是没有特别懈怠,对了,你可有灵石兑换真龙之血了?”

</p>

要弓长莫急用灵石兑换,自然是有计较的,既然是剥离帝血,贬为凡人,自然是不能再依靠至尊神庭的供养。

</p>

当然,作为老爹加师父,不可能真的不管。

</p>

但是表面功夫,还是得做的。

</p>

至少以后说起来,这真龙之血可不是张鼎天平白无故给的,而是卖的。

</p>

另一方面,自然是存了考量弓长莫急的心思,作为下一任神皇,怎么可能连几十万灵石都弄不到?

</p>

弓长莫急当即道:“徒儿已经准备好了一百六十七万灵石,想要兑换九十八滴真龙之血,四十九滴真武之血,两颗洗经伐脉丹!”

</p>

张鼎天听到之后,眉头微微一皱,这小子要兑换两份真龙之血作甚?

</p>

应该是又要作妖,但是张鼎天不怒反笑,正好没有理由动手!

</p>

既然你小子送上门来,那我就不客气了。

</p>

他看向赵忠贤,“这灵石怎么来的?”

</p>

赵忠贤如实禀报道:“少爷和郭啸将酒卖到了整个朱雀神州,这些,都是卖酒所得。”

</p>

张鼎天皱起眉头,怒喝道:“怕不是这孽障逼你赵忠贤以修为压人,强迫别人买的!”

</p>

“酒水能值几个钱?”

</p>

弓长莫急当时就急了,“怎么就强迫别人买了?我这酒,可以醉倒金丹大妖!怎么不能卖的贵了?”

</p>

张鼎天忽然想起朱雀神州的奏折,莫非,这还是真的?

</p>

郭啸这个小家伙,一介凡人,逼得妖王下令禁酒?

</p>

他完全没有联想到弓长莫急的身上,弓长莫急什么德行,他还不知道?

</p>

但是此时,他还是有些不信,当即朝着赵忠贤道:“取酒来!”

</p>

赵忠贤连忙去端了一壶酒来,就是郭啸他们酿制的那种,张鼎天也不疑有他,扒开酒壶,一口喝了个干净,而后闭上双眼,开始细细感受其中的滋味。

</p>

酒香浓烈,最是熏人,四肢百骸皆有酒中三味,而且劲头很足,倒真是可以醉倒金丹大妖,而且这酒水中浑然没有杂质......

</p>

就在这时,他忽然听到了弓长莫急的声音。

</p>

“一!”

</p>

“二!”

</p>

“三!”

</p>

“倒!”

</p>

张鼎天睁开双眼,看得到弓长莫急一脸神气地指着他的鼻子,他的八字胡一抖,露出了一个和蔼的微笑。

</p>

弓长莫急木然收回手,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。

</p>

张鼎天和蔼开口,“没大没小,拿藤条来!”

</p>

弓长莫急:......

</p>

待得张鼎天抽断了一根藤条,这才感觉舒坦了几分,此时,他已经相信了郭啸的本事,也是确定了朱雀神州的奏折没有问题。

</p>

心中对于郭啸的欣赏再次浓郁几分,这是个聪慧的,更重要的是还孝顺,张鼎天笑道:“好,我便给你九十八滴龙血,四十九滴真武之血,以及两颗洗经伐脉丹。”

</p>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

女生耽美相关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