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趣阁 > 都市小说 > 神豪狂少 > 第642章 太像了

第642章 太像了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642章太像了

    叶飞信步朝着机要室最里面,媒体走去,却不知道,此时整个城堡,早已经炸开了锅!

    他在仙影拳馆里大杀四方的事情,不胫而走,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。

    所有的势力,都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夜不敢寐!

    一个个大型庄园内、高门大院内、各大家族在江南城堡的分部之中,全都是灯火通明,整个城堡好像都忘了,此时已然是深夜!

    每个世家门庭内,都是人来人往,但......诡异的是,这人来人往的画面里,却没有半分的热闹,气氛很是沉闭,每一个人脸色都不太好看,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他们能在这城堡之中立足,那只能是经过封魔宗许可才行。换句话说,他们都是给了封魔宗好处的,更近一层的则是直接选择依附于封魔宗!

    简单点说,他们完全有可能被叶飞、被仙门划归为封魔宗的部下,会被当成仙门的仇人!

    是以,他们在不停地往外派出大量的探子,去打探叶飞的消息。

    他们都要在第一时间知道,叶飞此行去往封魔宗分部,结果是被俘,还是大杀四方后王者归来!

    这将关系着他们未来的命运,生死攸关!

    怎么奈何,他们派出去了大量探子去查探,怎么也没有得到消息。甚至,他们在那大楼的外面蹲了半个多小时,连里面的动静都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唯一能带回来的消息,只有——大门紧闭,叶飞进去之后,就再也没有出来。同样没有出来的,还有封魔宗的其他人!

    这让他们更加焦急。

    一刻不能得到结果,他们就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因为这结果,并不是叶飞的胜与败两个结果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叶飞若败,一切还好说。那时,他们便可以直接去封魔宗的分部,去备上大礼,然后去庆祝一番、拍个马屁便是了。

    但,若叶飞胜出,安全的走出了封魔宗分部大楼,那接下来就很麻烦!

    叶飞有可能从大楼里杀出来,但,是重伤逃亡,还是完好无损的走出来?

    而且,就算叶飞能完好无损的杀出来,他以后能不能顶得住封魔宗全部实力的碾压?能不能顶得住魔狱的打压?

    这些都是未知!

    在结果未知时,他们不敢站队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不站队,就等同于依然站在魔狱的一边。如此一来,他们很可能就会是叶飞接下来的剿杀对象。

    对于叶飞那种,对于敌人从来不留活口与后患的手段,他们记忆深刻,深深忌惮。

    这让他们无比纠结。

    但也没有办法,只能等!

    等一个结果,或者,是等叶飞杀出来后,所表的姿态。没错,在他们心里,居然默认了叶飞会杀出来。因为这个男人,最擅长的就是创造奇迹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而在此时,叶飞已经站在了媒体中心的大门前。

    大门紧闭!

    大门的旁边,有一个工作台。此时,工作台上,两个人一胖一瘦,正趴在那里呼呼大睡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兴致,这时候还能睡得着。”叶飞轻笑一声,缓步迈近,都站在他们边上了,这俩人居然都没有察觉。

    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把这两人叫醒,而是视线落在门上。

    这大门紧闭,他能理解。但是......紧闭的大门,是从外面上了锁的,这就有点费解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他们并不是在这里值班,而是…看守?”叶飞心里想道。

    若是这样的话,那只能说明一件事,就是这媒体中心里面的人,似乎并没有那么“听话”,而只是迫于封魔宗的淫威,不得已才为他们工作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,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当下,他回走两步,重新站在工作台前,伸手敲了敲桌面。

    嗖的一下,那两人就像是触电似的,直接“弹跳”起来,敬了个礼。

    “长老好,我们只是打坐入定,没偷懒睡觉!”胖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对对,没打坐入定,在偷懒睡觉!”瘦子附和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话一说完,旁边那人就瞪了他一眼,心里暗骂,你他妈睡傻了是吧!

    叶飞一阵无语,是俩奇葩。

    “睁睁眼,看看我是谁。”他凑近一些,嘴一咧,摆出一个自认很可爱的笑。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俩人像见了鬼一样,忽地往后跳开。

    “你…你是人是鬼!”胖子惊呼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已经死了吗?”瘦子说着,看向边上那人,“你打我一巴掌,我看是不是在做梦。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叶飞甩手一巴掌拍过去,虽然手没有拍到,但是打出的气浪,还是把俩人给扇了个七荤八素的,在地上好几秒都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“嘶!”瘦子抽了一口凉气,“疼死老子了!”

    而后,他猛地回过神来,眼睛瞪得跟炮轰开的一样,震惊地看着叶飞,狠狠地吞了吞口水。

    他定格在那了,也不知道说什么了,冷汗齐冒。

    “快,快按响警报,说叶飞偷闯进来了!”旁边的胖子赶紧提醒道。

    叶飞白了一眼,“别折腾了,报了也没人答应,赶紧开门。”

    “什,什么意思!”胖子下意识地说道,但是他心里似乎已经有了答案,喉结再次提动。难道,整个楼里的人,全都被他给杀了?

    他想了一瞬,很有这可能!

    毕竟,这个杀人不眨眼、斩草不留根的主,是做得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说开门,需要翻译吗?”叶飞重复了一句,若不是他怕强行开门,会伤到里面的人,就直接将门给踹开了。

    里面的人,他留着还有用。

    “不,不不不......我这就开。”胖子直接从工作台上爬过来,然后跌跌撞撞地掏出一串钥匙,颤抖着手试了好几次,也没插进去。

    “你他妈虎啊,按指纹,指纹不行吗!”瘦子在后面提醒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叶飞忍不住笑出声来,这俩都挺虎的。

    哔!

    一道声音响起,门锁咔的一声弹开,像厢车的扣锁一样,在外面杵着一截。

    叶飞缓步走过去,伸手拉开门。

    “叶......叶飞,我们,我们能走了吗?”俩人都快抖成了筛子,浑身直哆嗦,忌惮地看着叶飞问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,以后别再与魔狱扯上关系,否则......”叶飞没说下去,头也没回,跨步进去。

    媒体室很大,看上去至少有两三百平米,摆满了大大小小的屏幕,里面坐着上百号人,都在忙碌着手里的工作,看上去是按部就班,但是叶飞看出了异样,他们一个个像是丢了魂一样,双眼空洞无神。

    “这是被人用了摄魂术吗?”叶飞低语。

    摄魂术,是将一缕神识打入他们的识海,对他们进行压制,而后他们便只能听之任之,就和凡人的催眠术一样,只不过这个更高级一些。

    “难怪这么听话。”叶飞冷笑一声,甩手一挥,上百道神辉散出,直接笼罩全场,而后钻入他们眉心。

    不过短短几息时间,他们识海中的那缕神识,直接消散。

    然后,便是看到这上百人,像是从梦里惊醒一样,一个个神情从迷茫变得清醒,而后开始惊慌。

    但,当他们看到叶飞时,一个个神情全都凝住,定格在当场!

    做为媒体人,他们对于叶飞自然再熟悉不过!

    半年前,他们还在持续、大量地报道着叶飞的事迹,印象深刻。

    可是,他不是死了吗?

    叶飞没有解释他们的疑惑,只是说了一句:“给你们两分钟时间,缓和一下情绪,接下来,替我做件事,不难接受吧?”

    这上百人左右四下看着彼此,脑子飞速运转,很快就想到了什么——

    这里可是封魔宗的地盘,而且是最机密的地方,而叶飞却是出现在了这里,

    这便不难推测出:叶飞归来,封魔宗全员覆没!至少,整个分部,都被仙门给占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之后,他们一个个眼睛里闪耀出兴奋的光芒。

    “叶先生,我是他们的领导,我对仙门、对您一直有着深深的敬仰!您有什么要求,我都尽量满足您!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穿着ol制服的靓丽女人,走上前来,美眸闪着光芒盯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......”叶飞与她对视一眼,下意识地把视线给挪开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......韵味十足,尤其是那眼睛,只是看着你,不做任何动作,都能把人的魂给勾走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句,您有什么要求,我都尽量满足您......更是让他有些火热,他只好下意识地把视线挪开,装着是好奇地看看周围的陈设。

    不过,下一秒,他便转回视线,上下打量着这令人想要犯罪的女人,视线从眉眼扫过脸蛋、扫过琼鼻、红唇,以及那勾人的下巴,白皙的脖颈,再往下便是......嗯,打住,跑题了!

    他清了清嗓子,缓解尴尬,视线再次落在她那魅惑的脸上,淡淡开口道:“我们......是不是在哪见过?”

    说完,他更是觉得,真的好像在哪见过!

    想起来了!

    眼前的这个女人,自己在今天见过......不,不能这么说,准确点应该是——长得太像了。

    就是那个导游,还没来得及问她是谁的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双胞胎?一个青春靓丽,一个极致魅惑......呃,又跑题了!

    他晃了晃头,将这些杂念甩出去,难道是泡在池子里半年时间的原因?

    叶飞觉得,一定是!

    要不然,依他这种正人君子,是不可能见个女人就能想到床的。

    对,一定是这样,这很合理。

    不过,这女人的眼睛好像有磁力,又把他的视线给吸了过去。这真不怪我......叶飞在内心给自己开脱。

    而眼前的这个女人,听到叶飞这话时,媚眼如丝地瞟了叶飞一眼,脸上浮现一抹红晕,心说你这样的大人物,怎么搭讪起来也这么老土?

    当下便是说道:“叶先生,您可真会说笑。我这样的小人物,可是没有机会见您的。不过......您需要的话。”

    “呃,这个咱们日后再......呸,以后再说。现在,我需要用一下这里的媒体中心,你都能调度对吧?”叶飞说道。

    女人听了叶飞前半句话,媚眼微微眯了一下,掩嘴偷笑一声,随后才是欠了欠身子,答道:“可以。方晴从今晚开始,就全凭您来吩咐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