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趣阁 > 玄幻小说 > 老祖宗在天有灵 > 太虚界 第993章 真实之镜,死灵之眼

太虚界 第993章 真实之镜,死灵之眼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天帝城与远古家族柳家结盟,长生殿也参与了进来。

    三大势力磨刀霍霍,正在积极的准备谋取界主尸体,欲炼血肉神丹,却不想,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六海,不好了,界主的尸体不见了!”

    这一天夜里,负责在大渊附近监控界主尸体的柳大海发来了紧急消息。

    霎时间。

    惊得柳六海蹦了起来,柳涛和杨守安闻讯赶来,留了柳东东看护天帝城,三人匆匆赶往南域。

    南域曾经非常繁华,但自从那具界主尸体坠落后,南域大半地方就变成了生命禁区,一片死寂,只有界主的煞气和气机在弥漫。

    生灵绝迹。

    此刻。

    天还未亮,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大渊的万里之外,柳大海焦急的等待着。

    身边虚空起了涟漪,柳六海,柳涛和杨守安三人已经出现在了面前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柳六海问道。

    柳大海指着大渊道:“看,界主尸体不见了。”

    柳涛惊道:“莫非有人偷走了界主尸体?”

    柳大海急忙摇头道:“不可能,我一直在这里看着呢,刚才界主尸体还在,可一眨眼就没了。”

    “再说偷盗,谁有能力偷界主尸体?连我等都需要靠老祖宗留下的宝贝才能接近,更别说一下子偷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虚空更没有宝物激活的气息,我布置的禁空大阵也没有触发。”

    众人惊疑,围绕着大渊万里方圆查探,在虚空迈步搜索,果然没有任何异常。

    可凝望大渊,里面的确没了界主尸体,而且界主尸体的气息也在渐渐地消散,四周荒野上的煞气和恐怖的气机也在退去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回事!”

    柳六海也有些恼怒。

    界主尸体事关他们修为提升和前往天外天,如今出了这等意外变故,一下子打乱了他们的全盘计划。

    杨守安也分外恼怒,在虚空不断的推衍,查探,甚至动用了自己的鼻子,在虚空嗅来嗅去,甚至还前往时空长河查询了一遍。

    然而。

    依旧没有任何线索。

    界主的尸体仿佛真的凭空消失了一样。

    这时候。

    天边几道流光飞来。

    赫然是远古家族柳家的秃顶老祖和一众长老,另外,还有长生殿的吴楠和几个高手。

    他们面色也不好看,眼中带着怒火。

    看到了柳六海等人,几人气势汹汹急忙走上前来,大声问道:“族长,各位天帝城的长老,界主的尸体去哪里了?”

    他们虽在询问,显然是怀疑天帝城私自拿走了界主尸体。

    柳六海冷哼一声,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杨守安寒声道:“闭嘴,我们族长和长老岂是尔等可以当面喝问的!”

    他言出法随,带着恐怖的皇道威压,虚空湮灭炸裂。

    秃顶老祖等人变色,急忙后退。

    长生殿吴楠的身后,走出了一个中年人,释放出了自己的皇道神威,想要抵抗,杨守安一身冷哼,那人气血沸腾,嘴角溢出一抹鲜血,骇然的望了杨守安一眼,拉着吴楠惊恐后退数里之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,天帝城想要以大欺小吗?”吴楠面色恼怒的问道。

    杨守安瞪了他一眼,吴楠半个身子陡然炸裂当场,鲜血飞扬。

    “皇者在此,你区区半皇,是何人也,这里有你说话的资格吗?”杨守安厉喝,眼中闪过毒蛇一样的凶光。

    “再敢插嘴,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吴楠重组肉身,又气又怒。

    身后,那个皇道的中年人拉住了吴楠,并向虚空行了一礼。

    虚空中,涟漪起,一道人影凝实。

    是一个身穿粗布麻衣的老者,脸上有一道疤痕。

    他一出现,虚空都压抑下来,身上散发的皇道神威格外恐怖,让杨守安都不由警惕。

    显然,他是一位踏足皇道多年的老皇了。

    粗布麻衣的老者微笑,看向杨守安,道:“这位就是凶名赫赫的天帝城杨狠人吧,今日一见,果然够狠!”

    “长生殿的老殿主,没想到你老人家也来了。”杨守安出声道,点出了对方的身份,然后看向柳六海等人,直言道:“族长,此人是个老狐狸,也是个狠茬子,不过没我狠!”

    老殿主闻言,不由哈哈一笑。

    柳六海等人也不由笑了,但虚空的气氛依然紧张,压抑。

    “老殿主神龙见首不见尾,今日难得一见啊!”柳六海拱手说道,“莫非你也怀疑是我们天帝城私下拿走了界主尸体?”

    老殿主回了一礼,叹息摇头道:“族长说笑了,界主尸体自然不是天帝城拿走的。”

    柳六海讶然道:“难道老殿主知道是谁带走了界主尸体?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了老殿主。

    老殿主转头看向大渊,道:“谁也没有动界主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界主尸体,依旧还在大渊之中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不由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他们再次凝望,一个个眼睛里射出了尺许长的神光,显然运转了高深的瞳术窥探,但大渊里的确空空如也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众人都疑惑的看向了老殿主。

    老殿主微微一笑,手中神光一闪,出现了一面铜镜。

    铜镜看起来极其古老,边缘铜框都有了铜绿,镜面上满是裂痕,似乎一碰就会碎裂。

    但老殿主神色严肃,手持铜镜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身边的吴楠和另一个皇者在看到这面铜镜的时候,都不由脸色一变,眼中满是吃惊震撼之色,还有几分恐惧。

    显然这面铜镜,来头不小。

    “真实之镜,死灵之眼,照射本源,显!”

    老殿主打出了一道手印,点在了镜子上。

    “唰!”

    铜镜仿佛一下子活了,镜面上出现了一只眼睛,不知是何种生灵的眼睛,却满是邪恶与诡异,那种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弥漫虚空。

    柳六海等人都不由蹙眉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杨守安却心中不由震惊,因为这只眼睛的气息,和他诡心的气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是同根同源。

    而且,当这只眼睛出现的刹那,他的诡心竟然剧烈的跳动了起来,散发出阵阵渴望和躁动。

    杨守安不由眯起了眼睛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。

    铜镜上的眼睛似乎也察觉了什么,陡然瞄了杨守安一眼,邪恶的眼珠子里弥漫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老殿主瞳孔一缩,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杨守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他继续打出法印,点落铜镜。

    铜镜上的眼睛射出了一道黑芒,冲入虚空,横跨万里,一下子没入了大渊之中。

    这黑芒极其诡异强大,界主的煞气和气机都没有将它磨灭。

    这时候。

    铜镜的镜面上,出现了一幅幅画面。

    画面赫然是大渊之底的情景,一片狼藉,破碎的山石,还有废墟里的古城遗迹,以及无数白骨。

    这是界主尸体坠落的时候,磨灭的那个古城和生灵。

    陡然,画面转移到了地面的低洼处。

    那里有一个模糊的尸体,看样子,赫然就是那界主的尸体。

    只是此刻,那界主的尸体大半已经融入了地底,仿佛种萝卜一样,半截身子陷入了地面。

    而且随着时间推移,他的身体还在下陷,仿佛被沼泽吞噬一样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莫非大渊之底有东西在吞噬界主尸体?”柳六海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老殿主皱眉,显然他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。

    在之前,他已经动用了一次真实之镜,窥探到了界主尸体在大渊之底,但只过了这一会儿,界主尸体竟然开始下陷地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