寒趣阁 > 都市小说 > 退亲后,我嫁给了渣男他叔 > 外传 第1735章 凤族篇:我不要他,他很丑!

外传 第1735章 凤族篇:我不要他,他很丑!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,

    ,退亲后,我嫁给了渣男他叔!

    第1735章凤族篇:我不要他,他很丑!

    毛林晔也不等毛忠财回应,收回视线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小小,上座,陪我用膳,我饿了。”

    凤九儿微微抬眸看了毛林晔一眼,咬了咬粉唇的薄唇,才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不是跪太久的缘故,她一个踉跄,差点没站稳。

    凤九儿往后一怔,在毛林晔要相扶的时候,乔木大步往前,将她扶着。

    “没事吧?”她淡淡问道。

    这话语中,并没有多少心疼,更多的是责备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凤九儿放开了乔木的手臂,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没事,我要伺候老板用膳了。”

    凤九儿在毛林晔和毛忠财的目光下,回去放好了酒壶,弯腰很吃力地抱起一张椅子,放在毛林晔身旁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先去洗洗手。”她伸出自己一双白皙水灵的小手,搓了搓。

    “送水进来。”妈妈桑顿时站起,后退两步,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龚新月先外面的人一步,颔首,转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哪里有盆,有水,但,问问人,肯定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坐。”毛林晔拉了身旁的椅子一下,椅子几乎和他的椅子贴在一块。

    站在椅子另一边的凤九儿,抿着粉唇,点点头,小心翼翼地坐下。

    “吃吧,看你这么瘦,这几天,都没吃吧?”毛林晔关心问道。

    凤九儿看了看桌面,又回头看着毛林晔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,可以吗?”

    毛林晔夹了一块肉,放在凤九儿的碗里。

    “吃吧。”他声音很轻柔。

    凤九儿抿了抿唇,拿起了筷子。

    在她想吃的时候,并没有直接吃,还是先给毛林晔夹了一块肉。

    她夹给毛林晔的肉和毛林晔夹给她的肉,是同一盘,还是紧挨在一块的肉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先吃!”凤九儿一脸认真地看着毛林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毛林晔拿起自己的筷子,将肉夹起,放入空中。

    “多上几道菜,菜有些凉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妈妈桑颔首,转身去吩咐。

    凤九儿也夹起了碗里的肉,放在心里。

    她侧头看着毛林晔,等他回头看自己的时候,才小心咀嚼着口中的肉。

    女孩咀嚼肉肉的时候,眉眼弯弯,脸上带着似有若无的笑容。

    很快,龚新月端了一盆水,来到凤九儿身旁。

    凤九儿放下筷子,侧过身,洗了一把手,将里面的毛巾捞出,扭干,轻轻拭擦了下有些红的小脸。

    她将毛巾放回到盆中,昂起脑袋看着龚新月。

    “二哥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龚新月没说什么,抱着水盆,又往外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毛忠财一瞬不瞬地盯着凤九儿的小脸,重重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口干舌燥的他,拿起酒壶,便是一顿灌。

    妈妈桑回头的时候,看见毛忠财在喝闷酒,急急忙忙过去,抱着他手中的酒壶。

    “城主,您这是为何?先用膳吧,光顾着喝酒,对身体不好。”

    毛忠财一侧身,躲过了妈妈桑的触碰,继续大口大口地灌酒。

    他将整壶酒灌进去之后,“哐”的一声,扔掉了酒瓶,低头,在腰间不知道在解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砰”一块腰牌,被他用力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他指着凤九儿,“过来!只要你跟了我,这个腰牌就是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凤九儿一顿,抿唇粉唇,回头看着毛林晔,似乎在咨询他的意见。

    毛林晔依旧宠溺地揉了揉凤九儿的脑袋,目光回到毛忠财身上。

    “二弟,这可是城主的令牌,你为了我的人,连城主的位置都不要了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。”毛忠财早就被美色冲昏了头脑。

    此时,他的眼中,只有对面这副小小的身板。

    凤九儿有这么一瞬间,觉得毛林晔也挺可怜了。

    同一个父亲,有的人一出生就什么都有了,而有的人,必须得付出付出高出正常人千倍万倍的努力。

    可怜归可怜,她才不会同情这种为了赚钱,不折手段的人。

    凤九儿看着金子做的腰牌,很想说,你们不要,我要啊喂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毛林晔干笑两声,“既然如此,小小,还不去谢谢城主?”

    凤九儿一愣,抬眸看着毛林晔。

    “老板,您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毛林晔眼珠子一眨,脸上扬起不悲不喜,极有标志性的笑容。

    凤九儿狠狠咽了一口口水,站起,绕过去,来到毛忠财身旁。

    她伸出双手,小心翼翼将令牌拿起来。

    在她抬眸看毛林晔的时候,身旁的人,突然向她扑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凤九儿低叫一声,一闪,躲过了毛忠财的触碰。

    她身子弱小,这一后退,直接往后倒了下来。

    凤九儿在倒下去的时候,双手还死死地抱着令牌,她没有空出来的手撑着,只能让自己硬生生撞到地上。

    “小妹。”乔木大步过去,拉了她一把。

    乔木拉起了凤九儿,凤九儿一脸无助地回头看着她:“大哥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老板说了七天,这几天里他肯定会护你周全。”乔木看向毛林晔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毛林晔浓眉轻挑了下,拿起酒壶。

    “小小,给城主倒酒。”

    凤九儿抿了抿唇,点点头,说道:“是,是的。”

    她往外走之前,看似无意地将手中的令牌塞给了乔木。

    乔木什么都没说,后退两步,一副守卫地模样,看着自家的小妹。

    毛忠财看着凤九儿过来,心里洋溢着别样的情绪。

    这让凤九儿在他身旁经过,他都没有及时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凤九儿一直低垂着脑袋,回到桌子上。

    此时,三位男子进来,换上了热气腾腾的一桌菜,还有酒和杯子。

    凤九儿取了一只新的杯子,往里面倒满了一杯酒。

    她端起杯子,站起,转身面向毛忠财。

    “城、城主,酒好了,您请!”

    话语刚落,她双手举起杯子,低垂下了脑袋。

    凤九儿等了一会儿,感觉到什么异样,微微抬眸。

    却不想,她居然看见一只猪在流口水。

    凤九儿低叫了声,往后一退。

    此时,毛忠财算是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姑娘,别走!哥哥疼你。”他迈开不稳的脚步,扑向凤九儿。

    凤九儿猛地收回视线,转身,绕过桌子,往毛林晔跑去。

    “老板,救、救命!老板,我不要他,他很丑!”centerclass=”clear”>